2035 年,你会用脑机接口接入由全球科技巨头联合打造的元宇宙「天堂岛」,在刚供完第二期的虚拟商品房里,饶有兴味看着最流行的全息鉴宝影片《拍宝》。

  AI 主持人王刚的全息卡通形象站在你面前,介绍下一件宝物。

「接下来这件宝物,是出自互联网混沌期(2022 年)的艺术家 Qin3% 之手,《马斯克的微笑》!

《马斯克的微笑》是用古代的 GIF 技术制作的 NFT,用 256 位色还原了马斯克登上月球的喜悦瞬间,整件藏品动中有静,经研究马斯克教的学者鉴定,有着极高的历史价值。」

  这些对未来的幻想听起来很荒诞,但与飞行汽车相比,一个由加密算法构成的虚拟世界也许更接近真实的未来。

  「这个世界疯掉了」

  一年前如果你和朋友聊天提到 NFT,大家可能会以为你是个科技盲,还会好心地纠正你:「坐地铁用的那个叫 NFC,不是 NFT。」

  一年后,NFT 彻底冲破加密货币的小圈子,跻身进入科技公司、快消品牌的 PPT 热词榜 TOP10。

  引爆这场「看不起、看不懂、赶不上」数字浪潮的导火线,就是这幅画。

  这幅画的作家 Beeple 是知名的数字艺术家,从 2006 年开始,Beeple 每天都会完成一幅插画发布到社交网络上,这个「Everyday」计划一直到现在都未尝断更。

  Beeple 将前 5000 天的作品拼接在了一起,制作了这一幅「Everydays -The First 5000 Days」,通过佳士得拍卖行进行拍卖。

  这是这间拥有 250 年历史的拍卖行第一次拍卖数字化的非实物作品,而拍卖价格也是一出道即巅峰—— 6934 万美元(约 4.5 亿人民币),是目前在世艺术家中第三昂贵的作品。

  「Everydays -The First 5000 Days」与前两幅作品不同,数千万美元得到不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画,而是一个带数字证书的 JPG 图片,大小约为 304.38MB。

  ▲ 翻译:我看不懂,但我大受震撼

  真金白银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个字符在网络上流动,听起来就非常赛博朋克,NFT 艺术市场的疯狂,连 Beeple 自己都看不懂。

  这些 NFT 可以在 Opensea 等交易市场上自由交易,走进这些交易市场就像走进了一个亚次元文化艺术馆,你看不懂它们的艺术,更看不懂它们的价格。

  这些看起来像是 QQ 头像的 8 位像素图叫做 CryptoPunk,是目前自由市场里名气最大的收藏品之一。

  CryptoPunk 是一个系列作品名,每个 CryptoPunk 都是由算法生成的 24X24 像素图像,一共有 10000 个,其性别、外观、穿着甚至物种都是由算法随机组合生成,具有唯一性。

  这种差异性不仅体现在视觉上,也体现在价格上——越帅气、越离奇,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。

  ▲ 前 12 名只有一个人类,其他都是外星人、僵尸和猿人

  这是 CryptoPunk 中卖得最贵的 12 个图片,其中榜首的编号 #7804 售价达到了 757 万美元。如果你成为这万分之一,最便宜的一个 CryptoPunk 也要价 15 万美金。

  根据 DappRadar 统计的数据,目前 CryptoPunk 系列的总价值已经超过了 6.8 亿美元。

  ▲ Jay-Z 认为这个 CryptoPunk 就是他本人

  和「Everydays -The First 5000 Days」一样,当你用大把的钞票换成加密货币,购得一个 CryptoPunk,那么你将得到这张图片的数字所有权,这时候你就可以……将它用作为你的 Twitter、微博、微信头像。

  你拥有了这张图片,它永远属于你,如果你愿意,它就是你在这个由 0 和 1 组成的互联网世界里的化身(Avatar)。

  买一个头像,还是租一个?

  2017 年 6 月发布的 CryptoPunk 是第一批以太区块链 NFT,由美国的 Larva Labs 开发。

  在发行之初他们将数量定在了 10000 个(6039 个雄性和 3840 个雌性),由于 CryptoPunk 的生成基于区块链技术,CryptoPunk 有了有别于其他网络图片的数字稀缺性——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且绝无仅有。

  「拥有一张图片」,这个概念对当时的互联网来说还是太过于超前,在 NFT 出现之前,虚拟世界里最接近这个概念的只有数字版权。

  你可以复制无数张 #7804 的照片,也可以将它发给你的朋友,这些看起来和 #7804 一样的照片保存在你的磁盘里,但你不曾拥有它,你只是在使用它,甚至有可能你的行为是侵权的。

  在认同 NFT 产权价值的数字收藏家看来,如果你想要使用一个 NFT,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它买下来据为己有,其次是租用它。

  ▲ 正在出租的「头牌」

  如果你很喜欢 CryptoPunk 的图像,但是又负担不起它昂贵的价格,而且不想背负「盗窃」的骂名,你可以试试 CryptoPunk.Rent 的租用 NFT 服务。

  CryptoPunk.Rent 可以让用户以少得多的价格获得一个 CryptoPunk 的短期使用权(最多 99 天),在租赁期内,你可以尽情使用这个朋克头在网络上冲浪,彰显个性。

  除了 CryptoPunk,其他的 NFT 也可以通过这个概念「租赁」出去。

  ▲ 每件 NFT 都标明了租金和押金

  reNFT 平台是首个提出租赁 NFT 概念的交易平台,在 reNFT 网站上你可以很简单的租借或者出租一个 NFT,选择好租用的时间,支付一定数额的押金和租金, 便可以实现虚拟资产的转移。

  然而,这种租赁服务也存在着很大的风险。

  由于每笔交易都会在区块链上记账,租出去 NFT 的都是切实归属于租客,如果在租赁期这个 NFT 价值大涨,甚至超过押金的数额,要是租客不归还,没人能帮你找回你心爱的数字藏品。

  这意味着,在享受去中心化带来的便利同时,你也要承担它的风险。

  有唯一性的证书、可交易甚至可租赁,虚拟的 NFT 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实质性意义,不过这一切的讨论,都基于一个事先拟定的事实前提:认同数字藏品的所有权。

  如果你坚持要将一张「#7804 的复制品」设为你的头像,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人来找你的麻烦。

  懂行的人也许知道你不是这张价值不菲的图片之主,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

  这也是 NFT 需要面对的下一个问题:拥有了,然后呢?

  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构建一个 Metaverse(元宇宙)来让人放置这些昂贵的收藏品,在此之前,NFT 还很难建立起一个被大众认同的价值共识,它有点像 16 世纪狂热的荷兰人眼里的郁金香,美丽、诱人而脆弱。

  NFT 让数字艺术品泛滥?

  加密货币的爆发催生了一群隐形的「在线富豪」,他们和现实中的富豪一样有投资和理财的需求,只不过他们用的是一串串的字符码。

  NFT 的数字稀缺性让很多人意识到数字艺术品的收藏意义,数字艺术品迎来了一次爆发。

  CryptoPunk 的成功让很多「艺术家」看到了 NFT 财富密码:个性、随机性和唯一性。

  例如 Bored Ape Yacht Club(无聊猿游艇俱乐部)是 CryptoPunk 之后较为成功的系列 NFT 作品。

  ▲ 价格单位:以太坊

  同样是采用了限定 10000 只、每只随机外观的概念制作,目前这样一只个性「猿」在二级市场的售价也达到上万甚至数十万美元。

  不过,随着这些当红的 NFT 的市场价值暴涨,NFT 想讲的「数字艺术」故事开始变味。

  ▲ 稀缺性就是价值吗?

  CrtptoPunk 和 BAYC 的成功模式被越来越多人模仿,出现了很多雷同的作品,在视觉呈现和命名上对前者的模仿毫不避忌,与其说是艺术品,不如说是按照成功模式打造的商品。

  NFT 让收藏艺术品变得前所未有的容易,每个人都能够将自己的照片、视频制作成 NFT,但这也模糊了艺术的边界。

  什么样的 NFT 才能被称之为艺术品?用哪种货币体系决定一件艺术品的收藏价值?目前还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将 NFT 作为一个稳定的艺术品投资以取代现实的金融投资,显然一切都还为期太早。

上一篇
2021-08-23

热电学的突破性发现:用光解读热传导性

下一篇
2021-08-23

微小的触角颗粒可以伪装植入物以避免免疫排斥反应